深圳市浙江商會
商會介紹 新聞資訊 浙商新聞 新聞焦點 供求商機 《深圳浙商》 浙商會員 聯系我們
商會介紹關于我們   發展歷程   商會章程   商會宗旨   商會職能   聯系我們   會員服務:會員權益     入會章程   服務指南

相關資訊
最新新聞
熱門新聞
諾獎得主告誡中國金融系統風險
作者:佚名    來源《浙商·金融家》雜志    更新時間:2013年10月21 【字體:


    

【讀《浙商·金融家》】“人的生命不可以長久,但樹可以。我們一起種樹非常有意義。”近日,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羅伯特·恩格爾教授與夫人瑪麗安·恩格爾在浙江大學紫金港校區的“諾貝爾林”親手種下了一棵四季常青的紅果冬青樹。

這是恩格爾教授夫婦第一次來杭州。

近幾年,恩格爾參加過很多的世界高峰論壇,對中國并不陌生,但西湖的美景還是令他如癡如醉。他風趣地說,將來要讓孫子也來看看這棵諾貝爾樹。

圍繞“怎樣避免下一輪金融危機”這個主題,恩格爾教授暢談了他對系統風險、全球資本市場的看法,分析了未來中國、歐洲、美國的經濟形勢。

 

資本市場開放勢在必行

《浙商》:你所創建的ARCH模型(自回歸條件異方差模型),不僅是經濟研究人員不可缺少的工具,金融市場的分析人士也用它來進行資產定價和證券投資風險評估。你怎樣看待其在中國宏觀經濟和金融市場上的應用?

恩格爾:市場的波動性隨著時間的推移會發生改變,掌握這種波動是決策的關鍵。信息無處不在且不斷更新,這在任何一個經濟體中都是事實,包括在中國。所以市場價格永遠不會是恒定不變,它時刻在改變著,但它的改變隨著信息的披露而發生。

總之,任何一個資產都具有波動性,所以ARCH模型在中國也是適用的。目前在中國,每天在使用的ARCH模型的大概有10人左右。

《浙商》:現在國際上一些金融大鱷唱空中國,你對此怎么看?

恩格爾:你是說華爾街對中國有一些負面的想法,我認為,經過金融危機,華爾街現在已經不太敢說這話了,而且也不存在什么大鱷。目前華爾街對沖基金比較多,銀行等金融機構的數量在減少,一些對沖基金在中國的投資非常大手筆,他們有這想法不太可能。其實中國有很多的投資亮點,但現在是不是來中國投資的最好時機?這和目前中國的資本市場開放程度密切相關。眾所周知,目前投資要把利潤帶出中國非常困難,你得想盡各種辦法去解決這個問題。

《浙商》:你是否覺得目前中國的資本市場開放程度不夠?我們都知道,如果一下子開放可能會影響市場的穩定,但如果不開放可能面臨無法與世界接軌的問題。

恩格爾:這已經是一個老話題了。中國要想成為全球經濟的一個公平參與者的話,最終資本市場是要選擇開放的。并且,這也是大多數中國人都期待的。

問題在于什么時候會開放,如何開放?還有一旦資本市場開放的話,是否會有大量的資本涌入或者涌出中國市場?誰也不能保證哪一個結果更好,也不知因此會帶來怎樣的影響。所以政策決策者們非常謹慎,他們要考慮銀行是否有足夠的穩定性,去應對這樣一個市場環境的改變。我覺得總會有一個很好的時機去開放中國的資本市場,但不會是在近期。

《浙商》:資本市場開放是一個改革的過程,說到這里,不知你對溫州金融改革是否有了解,請對其成效做一個評價?

恩格爾:這個我還沒有太多時間去做相應的研究。目前(溫州)不管是中小型的企業還是其他的一些企業,他們都面臨著相同的風險。中國的銀行則擔心自身沒有足夠的資本流動,所以也不愿意為這些存在風險的實體經濟進行放貸。因此考慮如何以相應的政策去提升資本的流動性更重要。(溫州)有這樣的一個政策是非常好的,但是我還沒有一個適當的方式去做評估,所以暫時也無法判斷到底成功與否。

頂層規劃決定中國經濟未來

《浙商》:目前中國如果繼續實行寬松政策,通脹可能越來越嚴重,泡沫也越來越大;如果實行緊縮政策,又可能會出現就業、社會穩定等問題。轉型并不是容易的事,不知道你對下一步中國經濟有什么樣的建議?

恩格爾:中國要采用怎樣的政策去刺激經濟的繼續增長,這個問題很難下結論。因為我們要的是2%的增長,但你想要的是10%的增長。10%的增長在美國并不是非常普遍,或者說從沒有在美國發生過。

中國資本市場的更加開放將會是刺激經濟的一個非常好的方式,有很多國外的資本也會因此愿意來到中國。

《浙商》:那么,你覺得未來中國的經濟前途如何?

恩格爾:中國經濟的力量將越來越重要,中國一直都在做五年規劃,我們需要有愿景,需要有計劃,更需要有執行力。

中國政府是成功且具前瞻性的,從過去20年實現的目標和完成的計劃可以看得出來。在西方來說,這一系列的計劃非常不可思議,但中國讓我們看到了經濟規劃的可能性。

同時中國的經濟增長點是多方面的。如果繼續做好規劃的話,中國依然能夠改進經濟結構,實現經濟增長。雖然我不知道最終這個經濟增長是不是會實現政府所說的10%,但是至少政府的政策是會不遺余力地去支持。

 

隨時準備迎接下一輪金融危機

《浙商》:近來大家都比較關注歐債危機的問題,近期也有復蘇跡象,不知道這種復蘇會不會持續?

恩格爾:目前歐洲的經濟情況很艱難。如果只是削減預算,而沒有結構性的改變的話,經濟依然是沒有辦法增長的。僅靠節約并不是最終的解決方案。

歐元區國家現在更為關注的是各自的情況。我希望看到有統一的銀行系統,也希望看到國債可以由歐元區自己解決。歐洲想要通過歐洲債券來解決國家的問題,相信這是一個解決方案。

西班牙、意大利的情況還會繼續,英國能不能通過削減預算來復蘇,現在還很難說。最大的阻力來自法國,法國對于自身的勞動市場改善做得并不是很到位,而且銀行比較弱,如果有一些銀行需要注入資金的話,而法國又沒有這樣的資本,那么很快歐元區將會陷入很大的麻煩。

現在很大一部分問題是以一種非常昂貴的成本去尋求替代解決方案,加之問題一拖再拖,結果是解決的成本越來越高。

《浙商》:那下一輪金融危機是否會爆發,該如何避免?

恩格爾:這個問題其實與資本充足率有關。我們一共測算了1200家全球的金融機構,最新結果顯示,如果再遭遇上次一樣影響所有國家的金融危機,那么總共大概需要3.5萬億美元。這對于機構本身的波動性和資本市場的波動性可能是不一樣的。如果出現了這樣一個資本緊張的狀況,那我們就需要資本的介入、需要融資,但恰恰是在金融危機最嚴重的時候,要融資的話就變得非常困難。

美國的系統風險大大減少,金融市場穩定性有所提升,風險與負債在降低,市場對銀行資產的衡量在朝有益的方向進行。

在歐洲,情況則相反。歐洲現在和金融危機發生時的系統風險是一樣的。雖在過去的一年里情況有所好轉,但是現在來討論歐洲的情況是不是徹底好轉還有點為時過早。意大利、德國、西班牙變得越來越好,英國可能好了一點,法國沒什么變化與改進。歐洲主權債務問題還是非常嚴重且遠遠還沒到結束的時候,在這個領域是有很大風險的。

亞洲的系統風險大概在過去的十年都在增長,系統風險是最大的,現在資本也是最缺乏的。按照我們的測量,在過去幾個月有一些跡象表明,現在亞洲正處于一個拐點階段。這個拐點可能是因為安倍經濟學的后果,但是現在你要說這個安倍經濟學的做法好與不好,也還為時過早。

而說到中國,我們看到的情況是良好的,系統風險在金融危機的時候并不是特別大。但在過去的三年,這個系統風險在迅速上漲。中國的四大國有銀行總計的風險非常大,它們的負債在增加,但它們的股權價值卻沒有隨之上漲。負債的權重增加,雖然現在還沒有日本高,沒有其他的國家高,也沒有美國金融危機時高,但這個水準絕對值本身已經值得警惕了。

上一篇第二屆世界浙商大會評選表彰推薦申報      下一篇馬云、李書福參加李克強的座談會都說了什么
商會介紹  |   法律聲明 |  聯系我們  |  隱私聲明  |  服務指南  |  友情鏈接 | 商務合作
協會地址:深圳市羅湖區春風路3011號鴻豐大酒店14樓
咨詢電話:0755-82335058   82335056      傳真:0755-82335258  82335058轉803   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
深圳市浙江商會版權所有 SZZJQYXH.com.cn
網站技術支持:深圳IDT設計室
湖南幸运赛车奖金对照表